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崇左市 > 再见静海大黄庄 不会再见静邑大黄钦莊_VIDEO.BJBLINK.TOP 正文

再见静海大黄庄 不会再见静邑大黄钦莊_VIDEO.BJBLINK.TOP

2019-02-18 07:05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武威市 点击:255次
今日话题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推送这期公众号是偶然也是必然,大黄庄很早想去,一直没去,上周日去了,回来后一直想做公众号,一直没作,今天作了。子牙小城镇的建设稳步推进,已有几个村完成了搬迁,搬迁后的村子随之消失,经过几百年发展形成的村子连带着大量文化信息也随之消失。甚为可惜。大黄庄村是其中典型的代表。这个村文风鼎沸,人才辈出,这两个词给这个村不含一点水分。好大的一个村民国静海县志中记载的大黄庄人寻找大黄钦庄 大黄庄以前叫大黄钦庄,关于村名的来历版本众多,但大同小异,传说村子元朝就已建村,当时叫大荒庄,只有几户人家,明朝大移民后人口逐渐多了起来,明朝有位皇帝在这个村选走了一位妃子,与皇上有了亲戚,于是村的名字改为大皇钦庄,受了皇封,后来村里人担心这个村名太高调,怕招来祸事,而改皇为黄,称大黄钦庄,这个村名一直沿用到民国。被砖土玻璃碴掩埋住的石条可以清晰地看到静邑大黄钦庄的铭文和得兴堂李制的铭文下面我们来走进这充满传说和历史的古老村庄田树培学校座落大黄庄村东南方,是美籍华人田树培博士(本村人)捐资320万元,于2004年10月1日建成并投入使用的,其占地23100平方米,建筑面积2800平方米,是一所科技含量较高的现代化新型小学。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41年由田凤奎成立的育仁小学,这所小学培养出了大批人才,如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韩兆琦,中国《史记》研究会名誉会长。育仁小学的回忆---韩兆琦(向上滑动,查看本段完整内容)序跋关于“育仁小学”的回忆静海县大黄庄育仁小学,是大黄庄有史以来第一所私立全日制完全小学。这样完备的学校,在当时的东子牙镇也似乎没有,后来是何开始有的,情况不甚清楚。其他周围较大的村庄如王二庄、王庄子,都不具备。所以该小学一经成立,小黄庄、许庄子、潘庄子立刻都有孩子前来上学。育仁小学成立前,在村子北街十字路口的西南侧有一座菩萨庙,但里头供的却不是菩萨的塑像,而是在北墙上凿了十几个神龛,摆着阴曹地府各位神灵的牌位。是否有人上供烧香,我似乎没有见过,但父亲告诉我这是“老学堂”。他就是在这个地方上过几个“冬仨月”,由于他自己的坚持自学,从而成了村里受人尊敬的“有文化修养”的人。讲课的老师都是当时四里八乡请来的见过世面的名人,学三个月后,还要举行考试。当时是由谁来出面操办这件事情,我后悔当时没有问清楚。育仁小学第一个学期使用的几十张双人带推拉抽屉的旧课桌,就是从老学堂拉过来的。后来即使育仁小学打造了新课桌,这几十张旧课桌还依然服役了四五年以上。育仁小学的创办者校长田风奎,号霭晨,在二号掌柜家的五个亲兄弟中排行第五。风奎先生说话有点口吃,但人缘很好。两年后在过“四四”儿童节时,李质文(女李先生)创作的一首快板诗中一开头就是:“育仁校长田霭晨,忠诚坦白能合群”。育仁小学创办于1941年正月,开始时由于很多人不知道,故而开学时只有二十多个学生。当时的教师有田凤来、田凤辉。凤奎先生既当校长,要筹措、应付各方面的事情,同时也管上课。三个人都是白尽义务,忙完了事情各自回家吃饭。记得凤奎先生有一次说过:“我们三个人所以要办这所学校,就是因为我们有这种共同爱好。”当时的校舍是在大黄庄中街路北凤奎先生旧宅的东侧,中间隔着一条窄胡同。那是他二伯父田子鹏(号展程)的一套闲房子。田子鹏全家长期在外,子鹏先生去世又早,其他人根本没有回来用这套房子的意思,故而这套闲房子里没有多少东西,更没有什么好东西。这就正好给凤奎先生派了用场。刚开始时,教员办公室在学校南房的西屋,二十多个学生都集中在西厢房(第一教室)里上课,排成四行,分三个班,实行複式教学。高班的几个大学生有田思誉、田凤图、陈叔铭、刘锡汉、郭绍宗等排一行,在东侧;中班的学生排两行,其中有韩国中、田树棣、李麟昭、田树娟、张廷芸、张廷萼,等等。低班的学生排两行,在西侧,这些学生中有韩兆琦、李忠昭、孙海龙、傅秉和、田雅容以及田树贞、张士容、李腾昭等等。到第二年,学生很快发展到七八十人,女生也多了起来,连原来在天津、在静海上学的富家子女也转到育仁小学来上了。其中有田凤章(小二号掌柜)家的两个女儿田树英、田树清;李振昭家的两个女儿李雯芩、李雯芸;许庄子的袁柏寿、小黄庄的李占魁、孟昭光等。现在回想为什么一些本来在天津市念书的孩子要回到大黄庄来读育仁小学呢?大概是天津市住着日本军队,倒不如回到农村更僻静一些。南街李氏的首户振昭先生也加盟进来任副校长,新增的教师有李伟昭、董玉珂、李质文(李星彬)。李质文是唯一的女老师,为与李伟昭老师相区别,学生们称李质文为“女李先生”。1942年与1943年是育仁小学发展的鼎盛时代。这时的教室已经有东厢房的第二教室、南房东头的第三教室,和东跨院里的第四教室。这时的教员办公室已经搬到了北房东半截,而西半截隔着一道屏风里面是个大贮藏室。那是为田子鹏先生这套老房子保管下来的最后的一些破烂了。我们一些好奇的男孩子总免不了要找没有人的时候进去偷看一会。里面黑洞洞,箱子柜子全蒙着厚厚的尘土。掀开盖子,也只是一些瓶子罐子之类、以及旧书、旧画轴等等,其他就是一些祝寿的牌匾,上面写着“展程先生千秋之禧”云云。最让我们感到快乐的是发现里而还存着很多祝寿没有用完的鞭炮。有些小包的、散装的;更有几十挂长达八尺、厚达二寸,包装异常精美的鞭炮,只是岁月已久,色彩变得幽暗了。这么大挂的鞭炮是我们农村孩子过去从未见过的。我们除了自己装起一点之外,很快将这个秘密报告了老师,说里面有这种东西,可以在儿童节演话剧时派用场。北房是一个院落里最好的房子,先是在东半截开出一大间敞亮的办公室,三年后西半截的贮藏室也变成了教室,于是田子鹏先生家的遗物也就一点都不存在了。育仁小学除了教学严格,学生爱学而外,还开展过许多活动。其中令人难忘的是在第一年下半年中秋节的前几天,当时的学生已经上升到四十多人。凤奎先生在教室向我们宣布说:“想在中秋组织一次活动。每人交一毛钱,中午聚餐,只能是吃窝头,但目的是老师、学生大家一起乐乐。大家自愿报名。”中秋节的中午,凡是报名交过一毛钱的学生都去了,共三十来人。结果吃的是白面馒头、红烧鸡块。饭后在东跨院的第四教室举行茶话会,又给大家摆出了梨、枣。同学们深深感谢凤奎先生的这份真挚情谊。我回家向父母说起这一天活动的情景,父亲、母亲听了都很受感动。庆祝“四四”儿童节与阳历年进行文艺演出活动,自1942年开始进行,一直保持了三年。那时的儿童节是在四月四日,为组织学生编演话剧以及唱歌跳舞等等付出心力最大的是李质文先生。当时表演的一些重要节目是:《麻雀与小儿》,演员是李雯芩、张士容、张廷萼;《王老太太的悲哀》,演员是李麟昭、田树棣;《木兰从军》,演员是张廷芸;《霸上》,演员是田思誉、刘锡汉等;《孔雀东南飞》,演员是傅秉淑。此外还有袁柏寿的唱京戏,李腾昭的剑术,田树英、田树苓的演唱《何日君再来》等等。在儿童节的文艺演出后,凤奎校长上台感谢前来参观的家长,并向本校的同学以及家长带来的小孩发放糖果,记得当时的老村长郭万清把他身边的一位邻居杨凤楼抱起来,开玩笑地说:“给我们家凤楼也来两块!”逗得全场的老老少少都乐个不停。育仁小学的校训是“诚爱勤勇”四个字,这是凤奎先生在1942年向全校师生进行动员,让大家每人都出四个字,从其中选择出现频率最多,而后加以选择排定的,极其富于民主性。当校训刻成匾额在各个教室的黑板上方悬挂起来后,同学们奔走相告,这个说:“其中有我的两个字”;那个说:“其中有我的三个字”,通过这个具体事件,育仁小学师生之间的情感,不由地就更加凝聚成一体了。育仁小学还有自己的校徽,是在一个圆形的图案上写着两个“育仁”的篆体字。这种校徽曾经统一做在了男生所戴的一种白、绿两色相间的瓜皮状的帽子上,也刻成铁戳烙在了育仁小学制作的课桌上。凤奎校长、振昭副校长的亲属与朋友偶尔来育仁小学参与一些活动的人士:田凤纪:是凤奎先生的二哥,是凤奎先生五兄弟中唯一长期始并终住在村里一位兄长。此人老实胆小,材智不算很高,但对人热情,好参与公益活动,凡有群众性的演出活动,凤纪先生总是积极参加,自动请缨地充当一些角色。他也经常到学校里来,也有时帮着教师们上点课。这是一位很好的老人。田树培:是凤奎先生三哥凤藻先生家的孩子。应该是生于1932年前后,比我大一两几。他当时大约是在天津市上小学高年级,而我们在育仁小学上二三年级。他在放假来黄庄的时候,有两次到育仁小学给我们教歌。其中一首的歌辞是“飞、飞、飞,飞到花园里。这里的景致真美丽。有红花铺的床供我们睡眠,有绿草铺的地供我们游戏……”再有就是有名《渔光曲》,这些歌曲一直在大黄庄的学生中唱了几乎十多年。李伯良:大概是振昭先生的妻弟,此人极富爱国心,充满仇日情绪。他来育仁小学给我们上了一课。当时的小学课本上有一篇叫《中日满亲善提携》。他生气地说:“我们东三省叫他们占去了,改名叫‘满州国’;现在又要灭我们全国,美其名曰‘亲善提携’,他们骗谁?”从1944年春,日本军队对华北内地加紧进攻,共产党的军队和区县干部开始在静海县的部分地区进行活动、展开游击战,大黄庄的已处于动荡之中。从此学校的教师相继离职,凤奎先生也离开了大黄庄,学校成了时办时存。学生也大多成了农闲时就上、农忙时就不上的状态。这时是哪位老师还在坚持办学,我已经记不清了。1945年,离静海县城虽然只有二十五里大黄庄,俨然已经成了共产党抗日活动开展良好的地区,西南八里之外的东子牙镇虽然还有汉奸的岗楼,但住在里面的汉奸队似乎从来不敢想越过这只有八里之宽的“雷池”。从1945年春,在抗日反攻情绪高涨的形势下,大黄庄喜气洋洋重新筹备开学上课,村干部动员旧时的学生都回校学习。我当时已经离开学校快一年了,父亲也不希望我再去上学,于是就让我弟弟兆琮去了。从这时开始有了新的校长,学校也开始叫“大黄庄小学”,而不再叫“育仁小学”。这时的校长叫李星骏,是前面讲过的李质文老师的亲哥哥。从这时开始,新来的教师有李博昭等人。二,日后“育仁小学”的师友自发怀念“育仁小学”的活动。“育仁小学”从1945年就不再存在了,但它在这个学校任过教的老师或上过学的学生心中是永存的。在“育仁小学”任过教的“国语”老师中有一位董玉珂,原名董玉瑚,原籍是静海县的东港上村。这是一位没落的世家子弟,是田子和(六号掌柜)的闺女女婿,所是凡是“树”字辈的田家子弟都向他叫“四姑父”。董玉珂带着深度眼镜,为人迂直,大概除了会念书外,其他谋生技术一窍为通。他投到凤奎先生麾下来教语文,可以说是“人尽其材”。董老师很博学,诗书古文,张口就来。外村的一个女生叫“康大妞”,她嫌自己的名字不好听,请董老师帮着改个名字。董老师想了一下说:“叫‘康澄’吧,名‘澄’字‘洁莲’,出污泥而不染。”田树强的妹妹“田树贞”,也嫌自己的名字不好,董老师帮她改成了“田节亭”,意思是“有风节而且亭亭玉立”。1945年后,董老师不知去了何处,直到1954年,贫病交加的董老师居然竟带着女儿董霭霞和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儿子回到了大黄庄,寄住在大黄庄中街十字路口西“田氏宗祠”的西厢房内。我当时正在河北省天津师范上学,暑假放假回家见到了他们一家三口。我到“田氏宗祠”去看董老师,一见室内清贫的样子,立刻了令人潸然泪下。董老师已经病得不能下床,盖着一条很旧的被子躺在炕上。墙上贴着一张用白纸写的条幅,上面是董老师自己抄写的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可怜的董老师,直到今天这种地步,仍没有低下自己高尚的头颅,仍和不公正的命运做着抗争。尤其让我感动的是在墙壁靠窗那一侧,写着“育仁小学”的校训“诚爱勤勇”,在校训的旁边,贴着一张用彩色纸画成的圆形校徽。床上堆放着一些仅有的衣服杂物,以及其女、其子的书包与布制的铅笔盒。很快我又发现在两个孩子的书包上仍然绣着“育仁小学”,在两个孩子的布制铅笔盒上仍然绣着“诚爱勤勇”。请注意,这已经是董老师离开育仁小学、育仁小学已经不再存在的十年之后了。韩兆琦是育仁小学第一天开学就有的学生,与整个育仁小学相终始。由于韩兆琦是靠着育仁小学的功力1946年轻而易举地考了晋察冀边区第九中学,没上多久,学校解散;后来又凭着育仁小学的基础,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河北省献县中学。此后便相继到天津上师范、到北京上大学、到上海上复旦大学读研究生。由于一连串地上学每年都有假期,而且我家又在大黄庄,而大黄学校里又有许多在育仁小学和我同过学的老师,前后如张廷萼、傅秉和、孙海龙、李忠昭等,所以我每次回家都必然到大黄庄小学校里玩耍。从1952年大黄庄学校就有了篮球场,而且常和东子牙以及别的村镇的学校比赛篮球,只要我赶上了,必然参加。1954年我提出建议,是否做一套队服。那时人们都很穷,于是只能做了五件背心,谁上场谁就穿。这个球队的名字叫什么?在背心上印什么队名呢?我又毫不迟疑地建议,叫“育仁”二字,于是大黄庄史无前例的篮球队成立了,经常出场参加比赛的队员是韩兆琦、李忠昭、李博昭、姜正心等等。大黄庄学校球队的队服上印着“育仁”二字。请注意,这也是育仁小学已经不再存在的十年之后了。这一切都说明“育仁小学”在他的教师与学生中所留的记忆之深,与生命的终始相依存。韩兆琦2006.2.7育 仁 学 校 旧 址祠堂旧址田氏祠堂旧址,田家当年不是全县首富也是名列前茅,门口挂千倾牌,拥有土地将近20万亩,而且人才辈出,民国商界政界均有田家的身影。原立于祠堂的石碑田氏祠堂碑(碑文李寿金整理)(向上滑动,查看本段完整内容)始建宗祠记盖闻以父母之心为心,天下无不友之兄弟。以祖宗之心为心,无不睦之族人,一本故也。为人子孙将欲尊祖敬宗,春秋致奠而常,目在之为睦族,劝则莫若立庙以存主。我 始祖自有明永乐中由山东迁居直隶,嗣后子孙蕃衍,世业士农而家声以振,至今十七世矣。臣武兄弟二人仰承 亲训惟冀发名成业,以为前人光。会有天幸,功名稍有成就,财用丰足较胜于前,皆蒙先人之福荫,以至于斯也。爰议创建家祠以隆孝享。事未及成,二弟病故。兹与三弟会集族人议成此举。祠堂基址,一切木石费,独力成之。凡此者犹是二弟遗意也。臣武又愿出地三顷二十二亩半,敬谨入庙以为永久之业,每岁庙中之供奉用者,取地七亩半。其余地亩所出,届时岁修取给于此项。子弟读书取给于此项。族党中有雋秀之子弟,欲读书而有不能者,亦以此项供给之。以外赢余择子弟之纯谨者二人管理经营,及时生息储积,务须详审,出入总要分明。甚不可含忽其事。生息积多三家不妨分用其半,仍留半以为将来不拔之基。且分用之者惟我三院则然,而别院不与焉。我后世子孙切勿任意徇私从中梗办,废施其业者,咎在不孝。有独专其利者,咎在不友为人。后者而顧犯不孝不友,其咎孰无天性,忍而为此也。耶且违此戒者,合族皆得以其义阻之,甚至送官问罪,亦不为过。则庶乎绵延勿替,传流及于无穷矣。碑铭具在懔之遵之。兹将地亩段落名目列于后田家地五十七亩二分九厘孙家汙地三十二亩三分六厘堤北地 囗七亩五分南堤地十亩零二分七厘三毫小汗地七十亩零六分八厘田家坟地十七亩六分三厘三毫田家口地二十五亩六分八厘田家坟地十八亩一分五厘八毫刘道口地 囗 亩七分七厘三毫囗囗口地八亩口分囗毫我的观点大黄庄的拆迁还在继续,很快会被夷为平地,从地球上消失,很多人的乡愁也将随之而去,小城镇建设大势所趋,全国一盘棋,但在每个村庄打散拆毁之前把他所有的文化信息保留下来,过不了多久就会成为地方重要的精神财富和经济财富。注:大部分照片由静海教育博物馆馆长周俊启老师提供招商公告各位小伙伴们,本公众号不定期为大家分享静海的历史文化等信息,颇受好评,为了一直提供高质量的文章,需要购买各种史料书籍并要调查采访,特开辟广告专期,筹集经费,欢迎优质广告协商洽谈。静海人最爱读的浏览量过万的文章。关注本公众号欣赏更多静海往事。日军在静海的暴行(珍贵视频、报纸、照片首次披露,珍藏吧。)回忆静海(因一张刷爆静海朋友圈的照片而做,珍藏吧)珍贵视频:日军入侵静海县城天下第一庄庄主----禹作敏大悲院释迦牟尼佛险被铸成主席像静海的两张嘴静海教育博物馆(详实版)你家是洪洞县大槐树移民吗?41年前“唐山大地震”中的静海清朝的静海消防队---独流水会静海六中新校区一座精美的艺术品(先睹为快)“我的静海”是你的静海感谢关注转发《静海文化交流畅聊群》静海人自己的群此为个人微信,加好便可进群交流,近期预告将推送静海的公园、静海的新旧电影院、静海的10座火车站等,欢迎持续关注。版权声明: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联系我们(微信LJY15822667956),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
作者:汕头市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